对与错

陈小花同学常对我说两句话:第一句: 你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第二句:我说不过你,可这不代表你是对的。 我的回答是:1 我站在对的一边。2 谁叫你说不过我,你有本事就说过我,否则就是我对。两个答案都很不讨喜,所以她每每对我拳脚相加,责成我面壁反省。

心里当然清楚是我理亏。原因简单:1 世界足够大,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可以足够多。角度不同,结论相差天上地下。而且,几乎任何结论都可以找到一堆论据来支持。 2 即使从逻辑角度只有一解,只要文字使用能力够强,便可以随心所欲地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举两例。

1 某夜,被短信铃声吵醒。一好友发来短信:“我还是决定跟她分手。”那时我正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拿起黑莓手机,用我南京大学首届短信打字大赛排名第一的速度,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打了六七十字。最后一句是:“跟随心的方向,我支持你。”按下发出键,又呼呼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再次被铃声叫醒,这次的短信是:“他要跟我分手。”我心里默念了一句,这年头分手的还真多。也没看是谁发过来的,于迷迷糊糊之中,迅速回了一行字:“那个王八蛋,早分早好,他配不上你。”

次日早晨惊醒,想起发来短信的两人是一对。怅然良久。

2 我在我大学的前三年都不玩任何电脑游戏,并且不只一次在公共场合教育学弟妹们说:“不要玩游戏。生命很短,多做些将来可以拿来回忆的事情。不要到了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大学生活里只有游戏。” 哪知后来阴错阳差,我找到了一份设计游戏的工作。这份工作的最高目标正是让更多的人爱上我参与制作的游戏。开始时还有些良心不安,但竟然很快便想通了,并且又开始堂而皇之的教育学弟妹们:“生命的意义在于体验。如果在游戏中,你体验到了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的东西,比如做英雄的快感、团队合作的乐趣,那玩玩游戏有何尝不可呢?”

逻辑上似乎找不到有错,于是我的良心也停止了不安。

下一个问题:如果结论常常不是逻辑的结果,那结论如何形成?
我想有两个因素重要:
1 立场,或者说自身的利益考量。“屁股决定脑袋”,这是再简单不过的真理。所以,说起钓鱼岛是谁的,人人都史料充足,理直气壮。

2 经验,或者说切身体会、亲身经历。没有经历过肾结石的痛苦,就不能体会到三鹿宝宝的可怜。所以,我不相信谁可以”逃出他的肖申克“,也不相信谁能坐在那里苦思冥想,就可以“运用心智获得解放”。

(感谢陈小花同学友情赠题)

王信文@2009年5月

27 thoughts on “对与错

  1. 立场和经验:
    由于人在做出判断和选择的时候, 多数是处于一种信息获取片面或不透明的状况; 有时经验丰富, 会处于经验主义做出错误的论断.
    公正最难, 跳出个人好恶稍易.

  2. 上星期刚好听了一个讲座关于“如何改变人们的行为”,里面倒是有一些内容和信文你现在在想的东西相关。
    人们的行为会被很多东西引导,而很多时候,行为与一个人的知识构成无关,也与他平常的行为习惯没有太大关系,而是会被他人的行为或者自己所处的情境引导。这也就是很多事情,人的行为,不能够逻辑解释的原因。而一旦自己自己做了一件事情,假设这件事情是不好的,自己会对可能的情形怀有恐惧,然后就会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消解这种恐惧,或者是找出理由自我圆满自我安慰。
    我现在越发觉得有很多事情是不可以逻辑解释的,只能够用经验归纳。而且严重觉得那种认为一切事情都可以逻辑解释或者对于一切事情都尝试着用逻辑去解释的观点非常有待商榷。

  3. lss同学讲的跟我想的一样~
    越长大越明白一个道理,这世界大半的事情是没有对错的,事物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你能做的不能做的该做的不该做的其实都没有个规定,所以呢,越来越多的情况就是我们莫名其妙阴差阳错的那么做了,然后再去找理由来给自己解释。特别是万一自己做出来的事跟原本的“所谓”信念相违背的时候,这种解释就尤为重要,甚至是解决内心冲突的唯一办法。然后呢,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的“信念”神不知鬼不觉的变掉了,或者消失掉了。

    这么想着,还挺悲观的……

  4. “逻辑上似乎找不到有错,于是我的良心也停止了不安。”此句能治愈一个”被害妄想症候群”患者吗。。
    如果自己的逻辑分析告诉自己做得对,人家怎么想是人家的事,用不着担心自己所作所为是否已从感情或者间接伤害对方——-是这样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